宁波资讯网-中国领先的新闻门户网站
宁波资讯网-中国领先的新闻门户网站
热门搜索:

老师判8篇抄袭论文零分被指报复学生

导读:新世纪周刊迅(记者/刘炎)上海师大美院的一位老师给论文抄袭的8名学生判了零分,是报复学生,还是坚持原则 桂林路上的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下简称美院),此刻显得静寂而清凉

新世纪周刊迅(记者/刘炎)上海师大美院的一位老师给论文抄袭的8名学生判了零分,是报复学生,还是坚持原则

桂林路上的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下简称“美院”),此刻显得静寂而清凉。33岁的马可却依旧焦虑,无暇享受窗外的凉风。

2007年6月29日,《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称,“马老师坚持给几名抄袭论文的学生判了零分。他的坚持为自己换来了‘二级教学事故’的处分”。

对于此报道,美院院长万庆华不能接受,他对《新世纪周刊》反复强调:“这个事实本身不存在,马老师被处罚,与他判学生抄袭论文零分无关。”

“我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彻底轻闲了。”他低着嗓子自嘲。上学期的这个时候,他从不曾奢望能有如此的“悠闲待遇”。那时候,他一个人肩负写生、广告学、多媒体、展示设计、数码印刷工艺等七门课程的教学,每天如陀螺般转个不停。

“还是忙着心里踏实。”突然而至的空闲让他很焦虑,“我这可不是在享受假期,事实上,一切都很糟糕,我背着一个‘二级教学事故’,还被停课反省。”

2007年2月,马可在批改05级数码艺术班学生的期末论文时,发现广告学和多媒体这两门课程中,孙婷、卢丽、王妤、干佳、施敏、陈卓、王迪、曹明等8名学生的论文存在抄袭现象。

“两门课程,8个人一共14篇论文涉嫌抄袭。”马可说。在广告学和多媒体这两个学科领域中,马自称阅读面很宽,学生论文中哪些是抄袭的,出处在哪,他很容易就辨别出来了。这些论文中,有些是将3篇文章凑成一篇,有的干脆原封不动全文照搬,“甚至连题目不改,相当恶劣!”

马可是2005年进入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从事教学工作的,此前,他曾在几家网络和影视制作领域的公司里工作过5年。

“我本科是在南京师范大学读的,主修师范类美术教育专业,后来又回到家乡苏州,读了苏州大学艺术系研究生课程。虽然后来在公司里闯荡了5年,想做个大学老师的心愿始终放不下。”马可语速很慢。

2005年顺利进入美院任教之初,他就告诫自己,“要做个合格的大学老师,要对学生负责,不能误人子弟。”马可坦言,给抄袭论文的学生判零分,没有想太多,“觉得一个负责任的老师有理由这样做。我们既要教书,又要育人,要让学生懂得诚信,不能弄虚作假,否则以后上了社会难免不会出篓子” 。

春节刚过,马可突然接到了美院院长万庆华的电话。“电话里万院长斥责我为什么要给那8个学生判零分。他认定我是在报复学生。当时正值新年伊始,我也没有特别去辩解什么,心想领导骂两句也就算了,自己问心无愧就好。”马可说,“但是现在看来,院长将我当时的不辩解看作一种对所犯错误的默认。”

“如何解释‘报复’二字?”面对追问,马可一声长叹:“说来线级数码艺术班的全体学生到重庆写生,本打算结束之时全体乘坐轮船顺江而下,回上海。后来有部分学生声称所带经费不够,要求提前回沪,我当时也就同意了。学生分两组,一组9人,一组11人。我们住的宾馆离重庆市区较远,不过宾馆隔壁有火车代售点,当时我帮一组买到了返沪的火车票,而另一组没能买到票。于是我去了重庆市里,打算买票;但那天我到了重庆市里后,学生们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已经买到火车票,自行回校了。既然这样,我也就在第二天坐着火车赶回上海。”马可说。

当他回到学校时,才知道那些学生自己买了飞机票,比他还要早一些返回上海。马可回忆说:“后来院长找到我,说有一些学生向他反映,说我带队写生不负责任,丢下学生不管。他训斥了我,并给我记了一次三级教学事故。”

“此后不久,学生们就参加了论文考试,再后来我就发现了8人抄袭舞弊,于是判了零分。”马可说,与此同时,院长万庆华组织人员对05级数码艺术班所有学生的论文重新批改,又发现了4篇论文存在抄袭现象。

“院长问我,为什么没给这4篇抄袭论文判零分,分明是有意针对那8名学生,因为他们曾经到院长那里告我在重庆写生时失职的状。后来,我就再一次被美院记了一次三级教学事故,连同上一次的,合并为一次二级教学事故。”马可认为,这是美院万庆华等领导故意在打压他,“我的耿直之举,无意间触犯了校园里潜藏的黑色规则。”

“完全是胡扯,我们处罚马可,是在秉公办事。”7月3日下午,在接受《新世纪周刊》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美院院长万庆华始终强调这一点。

“院方处分马可,完全是他工作失职,咎由自取。”万庆华说,在美院,如果一位老师在一个学期内连续两次被记三级教学事故,则合并为一次二级教学事故,马可因为在带队重庆写生期间以及期末考查论文批改中两次出现失职现象,才被记了一次二级教学事故。

万庆华说:“去年9月重庆写生期间,马可在没有和院方提前打招呼的情况下,擅自将全班学生交给一家当地旅行社,导致学生打算返回时找不到他这个带队老师,只好自行回沪。后来一些学生和家长就向我们院领导反映此事,我们觉得问题很严重。设想一下,重庆到上海,好几千里,没有老师的带领,万一学生路上出了纰漏怎么办?正因为此,我们才决定给他记一次三级教学事故。其实三级教学事故也不算什么重处罚,老师在课堂上多次打手机,也有可能被记三级教学事故。”

“而后来,对期末考查的论文批改,马可也存在失职,他发现8人抄袭论文,不错,但是还有4篇文章他却漏掉,还给了高分。其中一篇学生论文的题目是《论音乐多媒体教学的利与弊》,他们是美术系的学生,怎么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明显是在抄袭,他却发现不了?!要么是他教学水平太差,要么就是存心包庇。按照我们美院的规章制度,一个学期内,因为教师的失误,一个班级内的学生考试成绩需要更改的人数超过全班人数的11%,则记该老师一次三级教学事故。05级数码班24个人,那4篇被误给了高分的抄袭论文自然需要更改成绩,占到班级总数的16.6%,符合处罚规定。”

“另外,我也认为,马可给那8个学生判零分,肯定是在报复。”万庆华说,他之所以这样说,手里是有充分证据的。

万庆华再次提及去年的那次重庆写生:“学生回到学校后反映马可老师的失职,我们院方领导于是找到他,考虑到他是新入职的年轻老师,便口头批评教育了一番,当时并没有打算给他记三级教学事故的处罚。不料第二天,他便在课堂上大骂学生,并且说,谁告了他的状,谁就要受到惩罚。”

“到时候让你们成绩过不了关,你们哭着跪着求我都没有用!” 万庆华向《新世纪周刊》说,这是马可在课堂上说的话。“当时学生们打算全体罢课,言辞很激烈,我们几位老师紧急劝说安抚,最终才没有出事,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下决心记了马可三级教学事故,予以惩戒。但是,他记恨于心,在随后的期末考查中,将当初反对他的主要8名学生全部判了零分,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对于“这么巧合的事”,马可的解释是,“教师不可能读遍天下文章,不能苛求教师将所有的舞弊论文都找出来,就好像不能苛求警察要抓尽所有的小偷一样,这是不现实的,也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另外,他解释说不知道被判零分的8个学生就是当初向院长告他状的人,所以不存在什么报复。

他先后找到曾经教过课的美院艺术设计系03级数码班和04级视觉传达专业的学生,希望他们能站出来,说明自己究竟是不是一个不具教师行为操守,恶意报复学生的坏老师。

“我只是找了两个班长,接下来学生们就自发出来为我说话。”马说。他向《新世纪周刊》出具了两份学生联名签字的证明。

其中04级视觉传达专业的学生这样写道:“最近了解到马老师遭到05级一些学生的非议,作为马老师的学生,我们想在这里客观地为马老师作出自己的评价。……我们觉得马老师是一位为学生将来发展着想的好老师!并且他为人亲善,可谓亦师亦友……”上面有17个学生的签名。

而03级数码专业学生则说:“马可老师是一位有着非常丰富企业经验的专业的教师……而在平时,马老师对我们也十分关心,常常会通过各种方式,不时地来了解我们在专业学习、社会实践和就业问题上的种种情况,并通过他的各种渠道和社会关系努力为我们创造各种与我们专业相对口的学习、实践和工作机会。”上面也有17个学生的签名。

“院长说我工作不负责任,但事实是怎么样,学生最有发言权。”马可愤愤不平地说。

马自称曾两次致信分管教学的副校长项家祥,以及教务处长丛玉豪,阐述自己的立场和遇到的困境,希望得到校领导的支持和帮助。他说,美院设计系系主任程俊杰和教研室主任吴健等具有正义感的老师,还为他向院长据理力争。7月3日,《新世纪周刊》联系到程俊杰和吴健二人,但二人均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马可还暗自录下院长的话,整理了一份《万庆华语录》,其中有这样几句话,“学生的论文只要有一句话是自己写的就不能给其零分”,“现在写论文网上抄袭很正常,可以说是抄袭也可以说是引用。” “你要么给学生全部及格,要么给学生全部不及格,现在弄成这个样子……”

但是马可的作为并没有阻挡院方落下的处罚大棒,6月27日,周三下午的教师例会上,院长万庆华正式宣布了对他的二级教学事故的处罚决定。

“大约有40名老师到会,集体选择了沉默,我就站起来和院长辩。”马可回忆说,自己的辩解行为换来了更大的处罚,他被停课了。

万庆华对此解释说:“马可在会上出言不逊,不知悔改,于是我们决定停他的课,让他回去反省,什么时候认识到错误,什么时候复课。”

然而,马可并不打算屈服,为了获得更大的支持,马可找到了媒体。6月29日,《中国青年报》对此事进行了报道。

媒体的曝光让万庆华大为光火,他表示,“本来是学校内部的事,马可却要扩大化,我反对把教学问题政治化,反对把校园事件社会化,反对将个体事件群体化”。

“对于马可的所作所为,我们不会姑息。”万庆华说,他提醒《新世纪周刊》的记者去看看7月1日《光明日报》上一篇题为《教学质量亮“红灯”就“下课”——上海师大下决心正教风》的文章,“这是专门针对马可老师的事情的”。

这篇文章写道,“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一位教师由于擅离教学实习岗位、指导和批改学生论文不认真,以致造成多位学生不及格等教学事故,受到了学校通报批评处分,所在学院暂时停止了他的授课资格。……(马可)在教学工作中的多项违规行为构成‘二级教学事故’”。

事情付诸媒体之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在网络上,网友几乎一边倒地对马可予以支持,一位网友说:“太令人气愤!学校违背教育原则的做法将使学生变本加厉地蔑视老师和学校乃至整个教育。”一位上海网友也说:“支持马老师。教学中的潜规则害了一个有责任心的教师,害了那些还未完全成熟的孩子。”

而一位西藏网友则现身说法:“我是个三流外语学院教师,我负责任地说我们学院的学生的毕业论文(要求用英文写)85%以上都是抄的。程序是这样的:先在网上找(或书上,著作上),然后用在线翻译软件翻译成英文,众所周知,翻译软件智能极低,基本上整篇论文没有一句是正确的。这可苦了指导教师,我们完全是重新翻译一遍。我们不能像马老师一样,直接给学生不及格吗?不行!学校、学院领导直接暗示,必须让绝大多数人及格。为了饭碗,只能这样。”

外界的争论甚嚣尘上,身居上海自己小屋内的马可却是另一番滋味,7月4日,晚10点,马可又给《新世纪周刊》记者发来一条短信:“我现在的感觉是如履薄冰,生死未卜。”(文中8名论文抄袭的学生均为化名)

资讯标签:
上一篇:上一篇:做坚守志向又善于反思的人